• 八哥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张凤滩

2020-08-01 21:27:37  来源:八哥资讯网

    1111女山北面,东到洪山头,西至潘村东,范围数十里,原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。"文革"期间,有一年端午节前,我还跟四婶去那里选苇叶包粽子。这片芦苇荡在当地人称"张凤滩",是因人得名,要问端详,得从一段美丽动人的故事说起。

    1111相传,清朝道光年间,盱眙县城有个富商叫严伍信,家财万贯。城里有华屋楼阁,沿街有数间店铺,乡下有千顷良田。严老爷除夫人外还有两房姨太太,可除了夫人生了一女外,其余再也没翻泡。看过名医都说是严老爷寻花问柳得了花柳病,后治愈,但永无生育能力。这严家是一妈两娘关一女,岂不是掌上明珠,整天是含在嘴里。刚在六、七岁,光请先生教她琴棋书画、吟诗作文的就有三四人;十几岁时,请妈子教女工的也有三五人。

    1111花开花落,转眼间小姐已是二八之女,如花似玉、娇小玲珑。一日小姐在一群丫环陪同下到湖边游玩,正在兴头上随口吟道:"平湖倒影万山摇,柳花烟影渔歌老…"随从掌声雷鸣齐赞:"好!好!"突然水底涌起巨大水花,一条身粗如桶、血口如盆、双眼如铃的巨蟒从水底窜出,探出半个身子,近在咫尺。严小姐"哇"的一声惊叫倒在后面昏死过去,随从丫环一个个也都吓得惊叫起来,赶忙扶住小姐。

    1111严小姐被抬回家,严老爷和夫人及姨太太们一见小姐面无血色,两眼紧闭,千呼万唤毫无反应,夫人们以为小姐死了,一个个站在一旁嚎啕大哭。严老爷伸手摸摸小姐还有脉博,大声吼道:"别嚎丧了,小姐只是昏过去了,快去请最好的大夫来。"不一会城里几个有名的大夫都被请来了,一切脉后一个个又摇摇头,自称无能,离严家而去。这可怎么办?病急乱投医了,管家提议:大夫不行,请道士做法不知可郎中摆手制止了他,说:"这药倒是没什么,关键就在这熬药的火候上,火候把握的不好,这药对你的病点作用都不起。这种熬药的诀窍,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,从不外传,也就是说,我熬药的时候,是绝不允许有外人在场的。李大人要是信不过我,我家也不缺这十两银子买米,我立马走人。"说着,收拾东西就要走。行否?因为小姐是突然吓昏死过去的,严老爷和夫人一听言之有理,令管家快去请道士来。这管家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自称是峨嵋道长师兄弟的黄道长,烧纸符、喷火酒,挥舞桃木剑,折腾了老半天,又丢下两道纸符说明天小姐就能恢复如初,讨了锭银子溜了。十天过去了,严小姐还是那样,只靠撬开嘴灌一点米汤下肚。这可怎么办?管家一对老鼠眼一眨巴又出了个点子:"张榜求医"。严老爷见没别的好办法,只得点头同意了。

    1111第二天严家贴出一榜,榜文为:"严小姐,芳龄二八,如花似玉,其父严伍信家财万贯,十日前小姐在洪泽湖边游玩被一巨蟒吓昏,至今未苏醒,若有能人救小姐,年长者,嶂与黄金千两,绸缎千匹,良田千亩;年少未婚男子,不论贫富,可将小姐许配为妻。"招榜贴出三天了,每天围观者上千,可无人揭榜,严老爷一家如热锅上的蚂蚁。直到第四天下午,一个年轻后生揭下榜文,家人一看有人揭榜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连抢带拽拥进严家。

    1111年轻后生被带进小姐的闺房,从腰间取出一个小药葫芦,倒出一粒粉红丹丸,轻轻撬开小姐的朱唇,放入口中,然后要求凉开水,用瓷勺灌下几口水,等了一个时辰,账房先生们已把所有账本、田契、房契放在仙桌上,爷打开账簿说:"你们家共有房产十处、庄园座、良田千亩、当铺家、米店家、茶店家、瓷窑两座、瓷器店两家,现银十万两。我们按市价把所有的房产店铺折价,然后平均分配。"只听小姐微微叹了一口气,严家上下震惊万分。这时才有人注意这位年轻的后生。一身粗布衣衫,中等身材,脸膛黝黑,普通的鼻子眼,没什么惊人之处。在徐郎中的医治下,吴寡妇很快恢复了意识,但其右半身直瘫痪着,不能动弹,林淑清为了继续照顾她,就在医馆住了下来。来到客堂,严老爷令沏上一杯茶,一问一答几个回合下来,严老爷对面前的这位后生情况了解的十分清楚。

    1111这年轻后生姓张,名叫张玉凤,世代在洪泽湖上以打鱼为生。到了他这一代上,是庙门旗杆独一根-单传。今年十八岁,尚未婚配,父母早亡,现家中有一老人是自小认的干爹,此次敢前来揭榜,是一个过路的白发老人赠一药葫芦瓶并详细告知医治方法,还说小姐有沉鱼落雁之容,联盟伶俐,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医好小姐拒收金银良田,只娶为妻。

    1111

    张玉凤从腰间取下药葫芦说:"这里还有七粒,每天服用一粒,第二天小姐能睁眼说话,少量吃点汤水之类,从第四天开始,每天可加食一些饭菜,到第七天药吃完便可下地少许活动,再精心调养半月,就可恢复如初。我家中干爹病重也需人照顾,就此告辞,一周以后再来。"

    按张玉凤所说,严小姐果然一天好似一天。她问身边丫环这些日子的情况,丫环一五一十如实告知小姐。严小姐听说是一年轻后生张玉凤救了性命,又知榜文中有许配之意,在心里已把张玉凤视为夫君。她不停地问丫环,这张玉凤长得什么样?是干什么的?等等,丫环们越是讲得模糊,严小姐越是想快些见到张玉凤。

    1111到了第八天,张玉凤果然来了。这次来和上次不大一样了,就在小姐一天天好起来的时间里,严老爷、夫人、姨太太们和管家紧锣密鼓谋划着如何赖婚,研究了好几个方案,先来软的,如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,反正小姐不能嫁给这打鱼摸虾的渔花子。

    1111严老爷把张玉凤带到客堂,沏好茶,干咳两声后,说:"张公子,你干爹的身体可好了吗?"张玉凤客气地说:"严伯父,干爹已故。"严老爷假惺惺地说:"哎呀呀!不幸!不幸!"紧接着言归正传了:"我已将张公子的银两准备好了,因我近日生意不太好,周转也困难,先给你500两,剩下的500两日后一定再付。"说着一招手,两名家人抬一箱银子,张玉凤摇摇头说:"严伯父,银子我一两也不要,我只要娶小姐为妻。"管家一旁插嘴道:"张公子,我家小姐和知府大人的四公子有婚约在先,岂能一女二嫁?"张玉凤道:"你们在榜文上写明了的,那时怎不说和知府公子有婚约,明摆着是想赖婚。"管家道:"你不提榜文还好,要提这榜文吗,小姐也不能嫁于你。"张玉凤正言道:"为什么?"管家说:"榜文中不是说明年长者,赠黄金千两,年少未婚男子可将小姐许配为妻,是吗?"张玉凤冷风与冷平出了院子,冷平见周无人,便开口问道:"老爷,看出什么门道没有?"眨巴眨巴眼睛说:"是没想到大盆大甲鱼还没吃完,唐知县啊的声,浑身哆嗦,两眼翻白,扑腾倒在地上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呀!"管家"嘿嘿"一声奸笑说:"这就对了,你不是说那药是一个白发老人叫你送的吗?这赏银应该给白发老人才是,你张公 乾隆来到了永丰镇,有人献上自家制的香干。乾隆见,块巴掌大的香干,可切出薄如蝉丝的片块,又可搓成卷筒,还能折叠如纸,夹块送到嘴里,咸、辣、香、甜、鲜味俱全。乾隆赞不绝口,并嘱咐多带些回京城。自此以后,"永丰味香干"不仅成了平民百姓家的桌上佳肴和馈赠珍品,还成了贡品。子只不过是个送药的,我家载共窗同日夜,老爷念你诚实赠你500两银子,你还嫌少吗?"张玉凤张口结舌一时无话可对。他一个劲地说严家要赖婚。严家说他胡搅蛮缠,要轰他出门。你一言,我一语,声音不由自主地就高了起来。小姐闻声而出。一见张公子,心里格噔一亮,怎么和我在昏迷中所见到的仙人身边的书童长得一模一样?严小姐心中又增加了三分喜欢,但着众人面又不好叫爹爹下不了台,一声不吭地回房去了。严小姐回房后安排丫环如此这般。

    1111张玉凤被严家轰出门外,十分生气,饭也没吃上,觉得肚子有点饿了,自言自语叹气道:"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说。"沿街向前,在拐弯处突然有个姑娘拽了他一把,张玉凤吓了一跳,定神一看原来是严小姐的丫环。丫环告诉他要他在今晚三更天到小姐楼个变成"乞丐"冬至那天,王爷带着些人马来到了峰山下,把姑娘住的土房子团团围住,冲进去就要抓人。可是房子里空空的,因为姑娘早带着她的羊羔上山打柴去了。,个变成"火神娘",这副模样怎么行大礼?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事惊得不知所措,马娴雅跺木匠来到鲤鱼妖洞口,鲤鱼妖锁着门呆在里面,不出来。脚:"这亲我不结了,真成了亲我只怕活不过今夜。"下,见后窗放一条绳,你就爬上去,小姐有话要跟张公子商量。

    1111晚上月黑风高,张玉 有天,位退居广州的御史前来探访林召棠,刚巧林状元正在吃粥,林便连忙招呼老御史同吃。御史嗅到股诱人的香味儿,便问他吃的是什么粥。林状元知道老御史常常盼望他儿子能科场高中,因此指着那粥恭敬地回答:及第粥。老御史闻之满心喜欢,也不讲客气,便与状无同食。粥白如凝脂,似醴酪,鲜香无比,味道很美,很受用。在科举取仕时代,状元、榜眼、探花为殿试头名,合称及第。林如棠便用猪肝、猪腰子、猪肚子种猪内脏比作及第。御史吃过及第粥后,回到家里便命厨人依法炮制,精心熬制及第粥给儿子吃。他的儿子果然高中状无。老御史大喜过望,逢人便讲及第粥的好处。因此,及第粥便广为流传开来。 凤准三更来到小姐楼后,借着微弱的灯光,就见楼下扔下一根绳子。张玉凤抓住绳子刚要往上爬,突然周围亮起五六个火把,管家带了几个家人一涌而上把张玉凤捆起来,以深夜爬小姐楼企图不轨的罪名,送进了官府。人证物证都在,张玉凤又不好说是应严小姐相约而来。因此,在牢里关了一年后才被放出来。这张玉凤想不通,为什么严小姐会设下如此陷阱害他?严小姐真是不仁不义之人吗?

    1111张玉凤出牢的消息,有个丫环告诉了小姐。此次严小姐亲自修书一封,又派贴身丫环送出。张玉凤不料张义放下筷子,竟连声称"好",还要王权多多准备,以便日后待客用。王权听,用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,心里嘀咕道:"完了,这县令真有怪癖,喜坏不喜好"渐渐地,当地百姓也知道了张义的怪癖,背地里都叫他"怪老头"。看信后才知他误解了小姐,原来是传话丫环被管家发现,严刑拷打审出了实情,管家将计就计,害了张玉凤。这次小姐修书告诉他,小姐要和张玉凤私奔,待生米做成熟饭后,再回来,严家无后,这万贯家财还不归小姐?

    1111又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小姐带了随身物品和张玉凤私奔了。他们上了小船,出了洪泽湖,过窑河,出泊岗,最后来到一望无际的芦苇荡,依靠打鱼摸虾度日。常常打得多了,一时没抽出时间拿到城李大人走过去,拍了拍县令说:"你呀,还嫩了点儿。皇上刚嘉奖了我,转脸你就要给本官拴个扰民的套,然后你再本奏折告上去是不是?"里或集镇上卖,严小姐就把小鱼、小虾晒成鱼干、虾皮,日子过得十分开心。

    1111严家小姐私奔了,严家上下乱成一团麻,吵的、哭的、骂的都有,夫人怨老爷,老爷骂管家,管家捧丫环,法青笑了笑说:"弟妹心里清楚,何必还扭扭哒哒的?常言道;花开花落常常有,人过青春无少年。弟妹肯送我大门外,送个媚眼叫我来,我要是违了弟妹的好意,心里实在不忍。"丫环只有"唉唉"直哭。后来严老爷悟出个理,人不可失信,更不可缺德。他撵走尽出坏点子的管家,派人四处找小姐。由于生米煮成了熟饭,他不认女婿也没有办法了。

    1111后来张玉凤和严小姐是离开了芦苇荡,继承了严家的产业,还古威回答得很干脆:"不稀罕!"是仍以打鱼为生,有几种说法。反正知道后来人们把芦苇荡取名叫"张凤滩"了。


    环保油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