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八哥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母女仨的不幸婚姻

2020-08-01 17:29:40  来源:八哥资讯网

    丁老师的两个女儿年龄都不小了。其实,丁老师早已经退休了,现在,她自己也在帮着大女婿做生意。大女婿不是原配的,他是大女儿离婚以后重新嫁的一个男人。   说起这场婚姻,丁老师气得不行。原来的女婿人很本分,是丁老师学校的同事。可以这样说,这位前女婿是丁老师看上后介绍给自己大女儿秋萍的,小两口结婚不久,就生下了一个男婴。应该说,这个小家庭是很幸福、美满的了。   也许就是因为太满足了,男人不免产生了惰性。在学校教书回家,吃饭前、吃饭后,就是捧着个电脑玩游戏。女人说了几次,他都不听,还是自顾自的玩。   一次,女人正好来例假,心情本来就不好,回到家,见男人正在玩游戏,不免火就上来了;“喂,孙子岩,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长进,人家像你这个年龄早就混个官做了,哪像你这么没出息,赚这么少的钱,靠你,一家人都喝西北风了。”   子岩见老婆说话不着调,心里也窝着火,“你不就是个官迷吗?这个社会,给我当官,我还不要当呢,我才不愿意腐败。”   两个人是话不投机,心里都堵得慌。   秋萍之所以看不上自己的男人,一是看不上他不求上进,整天的玩游戏,另一个就是,他的收入实在太低,一个月也就是三、四千元钱。她是在银行工作的,每天看见那些有钱人大把的存钱,大把的取钱,心里不免有些羡慕,拿他们再与自己的丈夫一比较,心理就有了落差。秋萍人长得很漂亮,平时,有不少有钱人追求她。先开始,她也不为所动,以为自己已经结婚了,为人妇,为人母。可是回到家,见到自己男人的窝囊相,她的心里渐渐地开始动摇了。   在追求她的男人中,有一个长得高大的老板,总是喜欢在她的柜台前排队,而且,只要是她介绍的理财产品,他都会买,一年总不会少于20万。   那是一个情人节的晚上,当她下班时,走出银行的大门,老板手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,迎了上来。“丁秋萍小姐,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,请赏个光。”   她的脸一下红了,心却跳个不停,她难以拒绝,不知不觉就跟着他走了。他们是到了苏州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吃饭。说实在话,秋萍长到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上如此豪华的酒店用餐。她有些不适应,在饭桌的周围,站了一圈的女服务员,每上一道菜,都有一位小姐介绍菜名,同时简单地介绍烹饪的方法。   满满的一桌菜,再加上两瓶高档法国进口红酒,一张桌子,就他们两人用餐,很奢侈的。   也许是新鲜,也许是第一次在这样豪华的酒店用餐,不知不觉中,秋萍和老板将两瓶酒都喝光了。当老板叫服务员再拿酒时,她已经不知道拒绝了,很快她就醉了。   等她清醒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与老板睡在一张床上。她的头有些疼,腰重重的,有一种下坠的感觉,本来,她的例假就在这两天要来了,看来现在是提前了。果然,她发现床单上有自己下身淌出的血,再一看,发现他的龟头上也沾了血迹。她明白了,自己是被他占了便宜。不过她也不后悔,明白这就是一顿饭的代价。   她想起床,上盥洗室冲洗一下。没想到,她的身子一动,他给弄醒了。他见她要离开床,马上就从后面抱住她,“萍,再躺一会,我喜欢你。”他很直白地说。   她回身看了他一眼,没有再挪动身子,任他抱着自己。   见她不动,他的头埋进了她的怀里,他吻她。   自从看不起自己的男人以后,她几乎很少与男人做爱,现在身边这个强壮的男人,将他满头浓发的头颅在自己的怀里蹭着,手在自己的身上揉捏着,她的心里也开始骚动了起来,毕竟她也是正当壮年,性欲本来就很强烈。这一场酣畅淋漓的鏖战,自是令两人都觉得十分的满足。   回到家里,已经是凌晨时间,男人早已睡了。她上床的时候虽然轻手轻脚,还是将男人搞醒了。   “几点了,怎么到现在才回家?”男人睡梦中十分不满地说。   她没有回答他,背对着他管自睡了。   早晨一早,男人上班去了,她还在睡觉。她是被手机的铃声闹醒的,原来是老板打来的电话:“萍,我是根发,昨天晚上我失礼了,酒喝多了,这里我向你道歉。”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真诚。   “你也是的,我又没有怪罪你,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哪个还讲那些虚的。”她的声音因为还没有醒透,显得有些惺忪。   “好,好,你不怪我就好。”男人在电话里一下就兴奋起来,“作为赔罪,今天晚上,我再请一次客,到时再送你一件礼物。”   “什么礼物啊?”她的眼睛亮了起来,她心里明白,作为老板,他送出来的礼物不会是很差的。虽然心里很想晚上见面,可是,她还是有忌讳的,毕竟这是出轨,对不起自己的男人的。因此,一天的上班,她的思想都不集中,几次都差点点错了钱。   下班的时候,她的心里很忐忑。一方面是害怕根发到银行门口等她,一方面又希望他来等自己。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,等来了下班的时间。换上衣服,与同事小金一起走出银行的大门,马路对面的一辆奥迪A6鸣着喇叭。   “秋萍,有人在等你。”小金笑着对她说,“嗳,好象是我们银行的客户,一个老板呀。”她惊喜地发现,“哟,他是在追你呀。”小金推了秋萍一把:“快去,人家等急了。”   “去你的。”丁秋萍的脸红了,毕竟这是出轨的事。嘴上硬着,脚还是向马路对过走去。上了车,她对根发说:“哎,下次不要等在我们银行门口好吗,这样给人看见多不好啊。”   “好好,下次我们说好在哪等,我一定不在你们银行门前等了,不会给你难看的。”说完他上了车,“今天我们去泡温泉。”   她没有响,反正上了他的车,就由他安排了。她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。车一开,他就有些等不及了,手不时地伸向她,一会放在她的肩上,一会又摸一下她裸露的大腿。   “你注意一些安全,不要太猴急,待会有的是时间。”她并不拒绝他的亲热,昨天他们有过性行为了,这是她很少享受到的性爱。自己的丈夫在这方面已经不行了。   他见她并不反对自己的行为,心里很得意,“我是等不及了,最好是停了车,搞个车震,这是时下最时髦的。”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。   她默不作声,其实,心里也是有这种想法的。在网上一直有关明星的车震逸事,她也曾有过这种想体验一下的想法,只是宥于条件的限制。现在有了这种机遇,她又如何会拒绝呢?   他是一个情场老手了,见她不声不响,从反光镜中已经明白了她的心理想法了。于是,他将小车加快了速度,很快就上了高速公路朝郊区的方向开去。   “你开到哪去啊?”她红着脸问。   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他目不斜视,专心地开着车。不一会,天暗下来了。前方有一处出口,他将车开向了出口。很快就将车开向了农田,大约离公路有500米的距离,他将车停了下来。伸手就将她拉向了自己,她也顺势倒在了他的腿上。也许是位置不舒服,他下了车,将她抱倒了后排座位,等不及将车门关上,就想要脱她的裤子。   “不要,将车门关上。”她将他的手推开。   他只得下车,将车门都关紧了。上了车,他们就紧紧地缠在在了一起。等到完事后,他笑着说:“萍,我饿坏了,赶紧去吃饭吧。”   “你呀,真是猴急。”她妩媚地笑着说。   “吃好饭,我们去泡温泉,随后再好好的做爱。”   她没有应他,而是自己穿好衣裤。随后疲惫地靠在了座位上。   “累了吧?”他在后视镜上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情人。   “嗯。”她睁开了眼睛,“你真厉害。”   “待会等着,还有更厉害的。”他不无猥亵地笑着说。   “去你的。”她有些难为情地说。   到了宾馆,他带她去了餐厅,因为时间已经是8点多了,所以吃饭的人不多了。这样一来,他们说话到是方便许多。也许是本来就晚了,又加上刚才在车上做爱,消耗的体力不少,肚子也确实饿得够戗。所以,当根发说要点酒时,她拒绝了,“不喝了吧,饿了喝酒容易醉,接下来你不是还有节目吗?”她娇媚地说。   看着她的目光,他早已蠢蠢欲动了。   吃了饭,他们去泡了半个小时的温泉浴,就急着去开房了。这一次他们已经是熟门熟路了,便直奔主题,两个抱着就上了床。等到精疲力尽,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以后,他们在床上又躺了半个小时,丁秋萍就起床准备回家了。   “别急着走呀,我真想和你在这里过夜呢。”他说话的时候又从后面抱住她丰胰的身子,手又捏住了她鼓胀的奶子。   “放开,我要回家了,否则,回家又要吵架了。”她毕竟是有夫之妇,热情过后,多少还有一点羞耻感。   “萍,我爱你,你与他离婚,我们俩结合在一起,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。”男人信誓旦旦地说。   “不要急,给我一点时间好吗?”她被他的话打动了。   她回到家又是过了12点。   男人这次没有睡,一直等着她。见她回来了,声音很高地问:“你到底上哪里去了?整天的夜不归宿。你还像个女人样子吗?”   “怎么啦,这就不像女人了。那好,我们离婚。”她激动说。   “离婚,你拿离婚来威胁我?”他的脸变得铁青,“好,既然是你说要离婚,那咱就离婚。”男人也是不依不饶。   就是这一晚上的嘴上争吵,他们真的离了婚。离婚后,女人是什么都没要,净身出了门。包括孩子与房子。其实,他们的房子还是秋萍的母亲出钱买的。因为,她知道与现在的丈夫离婚,再和根发结婚房子是没有问题的,以后只会比现在的房子住得好。   离婚后,她就住到了母亲的家里。丁老师开始也不知道女儿离婚,只是以为小两口不开心,闹矛盾,过两天就会好的。没想到秋萍住了有半个月,也不回家看孩子,每天晚上几乎都要出去。一天,正当女又要出去的时候,丁老师不开心的问:“秋萍,你是怎么啦?这么多日子也不见你回家,每天晚上也不知道出去干些什么。”   “妈妈,我离婚了,现在我又有了男朋友,而且我们商量好了,下个月,也就是国庆节准备结婚。”她微笑着对母亲说。   “你说什么,离婚了,又要结婚?”丁老师的眼睛瞪得几乎要暴出来了。“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在搞些什么呀!”   她感到很郁闷,女儿也是的,离婚这么大的事,也不跟她这个当妈的说一声,说离就离了。   “哎,那小文呢,小文归谁养?”丁老师好象一下想到了什么,赶紧问。   “是我要离婚的,所以孩子和房子都给了孙子岩。”女儿看着母亲说,似乎她就是法官。   “什么?孩子、房子都给了孙子岩?”丁老师几乎是咆哮地问。“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?你以为孩子就是你的,我这个当外婆的是外人。那么房子呢,房子是我出钱买的,你说给谁就给谁啦?”她气愤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   “我不给他,他就不会同意离婚,那我的下半辈子还怎么过呀。”女儿秋萍振振有辞地说。   “你呀,你,我说你什么呢。”丁老师气得浑身发抖,随后又感叹,“你们父女都是‘一瓢货式\\’的人。”   原来,丁老师的男人,也就是秋萍的父亲,在多年前就搞花头,爱上了一个“小三”,后来,花钱为那个女人买了房子就与她住在了外面。   当丁老师知道自己的老公出轨,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,当时是很气愤的,也想过打离婚。可是冷静下来一想,离婚不正是满足了“小三“的愿望吗。于是,决定忍气吞声拼一口气,耗着。不过,她也清楚,想要将老公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边,这也是不可能了。俗话说男人出过一次轨,心野掉了,再也收不回了。于是,她与老公约法三章,今后赚得钱70%要交给自己,现在的房产和银行存折都归她所有,以后不允许他再回家,也不再同房。   老公知道自己心里有亏,再说他是做生意的,只要今后多赚几个钱,钱是没有问题的。所以老婆说的条件,他都答应了。这样,从此以后两人也是相安无事。   可是,丁老师的两个女儿却不干了,特别是大女儿秋萍,她觉得父亲亏待了自己,一点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。所以,虽然母亲不与父亲离婚,她却宣布不再认这个对家庭不负责的父亲。小女儿那时因为还小,没有什么表态的言论。可是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就缺少了父爱,就如同那些单亲家庭一样。   因此,丁老师对大女儿在对待婚姻上的所作所为也真是没有了办法。   大女儿的第二次结婚,到也是没有再讲排场。丁老师给了她5万元钱叫女儿自己去置办一些结婚的必须品。她也知道,女儿的第二任丈夫,钱是不缺的。果然,秋萍结婚后就住到了男人家里,那是一套小洋房。好在大女婿对女儿也确实很好,什么都让着她、护着她。而且一年以后,他们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。而且女婿对丁老师也是十分孝顺,不仅节日会买很多东西,就是丈母娘身体不舒服,他也是身前身后的照顾,就像对自己的生母一样。   老板是做食品生意的,规模还不小,分厂开了好几家。结婚以后,他请丈母娘做了财务主管。这样,老板自己就有时间拓展市场,不用再担心内部管理的事了。几年下来,事业越做越大,加盟店也开了十多家。在扩大生产和市场规模的同时,也遇到了资金短缺的时候,因为对食品行业来说,季节对生产影响很大。特别是夏天,由于保质期短,食品很容易变质,一旦发生变质,很容易产生食物中毒现象。这是每一个食品生产和销售的老板都忌讳的事。因为,一旦发生食品中毒事件,不仅销售要受到很大影响,而且还要赔偿消费者治疗和精神损失。有的食品企业就是一次大的食品中毒事故,企业就关了门,无法再继续经营下去了。   资金短缺的时候,作为财务主管,丁老师也是很着急的,不能因为资金问题而影响销售,否则的话,企业就有可能走向恶性循环的轨道。因此,这时候,丁老师就会利用一切社会关系去想办法筹钱。好在自己的女儿或说是老板娘吧,她是在银行做的,通过这一层关系,来一点小额临时贷款还是没有问题的,不够的部分再通过亲友借一点,常常就是这样度过短暂的资金短缺时间,从而赢得发展的机会。   也是的,女婿以前开的是一辆奥迪,后来奥迪给秋萍上下班开着用了,自己又买了一辆豪华的大奔S600L。   事业红红火火,家庭也是温馨、和谐。小外孙也是越来越可爱。小家伙叫佳佳,他对外婆特别亲。凡是到外面去,他总是要外婆抱,别人要抱,他都不让。外婆对小外孙也是喜爱的不行。她现在每天除了6小时在女婿公司工作外,其余时间几乎都交给了小外孙。   而且,丁老师自己就是老师出身,小外孙的学前教育,也就自然是当外婆的她包了下来。佳佳人很聪明,学什么东西,一般都是教他一次就会了,最多也就是教个两三遍,他准会了。小小年纪,他不仅会背几十首唐、宋诗词,而且唱歌、跳舞都还行,就是画画也不错。所以小家伙十分的讨人喜欢。要说爱好音乐,还多亏了他的小姨。小姨秋霞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小学音乐老师。她也很喜欢自己的外甥,所以经常拿出时间教他唱歌、弹钢琴。佳佳的乐感还很强,无论是唱歌还是弹琴,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。所以在幼儿园他也是一个受老师喜欢的孩子。平时唱歌跳舞,他总有份。特别是举行学生家长汇报会,佳佳总是最出彩的孩子之一。   有一次,幼儿园搞了一个家长、学生联谊会,这次更好,佳佳将小姨请去助阵,两个人同台表演。佳佳演唱,小姨伴奏,节目引起轰动,被评为联谊会最佳节目。   丁老师的家庭其乐融融,可是在这欢乐中也有遗憾的。那就是小女儿的婚事至今还没有着落。其实,秋霞以前有一个男朋友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男朋友是上海交大毕业的研究生,在证券公司工作。两人的相识是很浪漫的,是在火车上,那次秋霞到上海去辅导一个学生弹钢琴,由于车辆拥挤,她没有坐到位子。而他却坐在座位上。当时他正在打瞌睡,等他醒过来时,见一位很漂亮的女孩站在自己的座位旁,他有些不好意思,就主动站起来让坐。秋霞先开始还谦让,最后,还是他将她按倒在座位上。没想到这就是他们相恋的开始。一路上,两个人聊得很欢,下火车前,两个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。   她知道他叫朱勇,在证券公司工作。小伙子不仅工作好,学历也高,是上海交大的研究生毕业,人也长得十分的精神,谈吐自然是不凡。所以姑娘从心里已经接受了眼前这位青年。朱勇的心也是被眼前这位眉清目秀、温文尔雅的姑娘俘获了。他们俩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了。   秋霞回到家,脑子里一直想着火车上遇见的男青年,可惜他们是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,她是在上海的周边城市苏州,朱勇是在上海工作的。吃完晚饭,大家看电视的时候,妈妈就发现小女儿似乎有心事。   “秋霞,你有什么事吧?我看你吃饭也没有精神,现在又是心事忡忡的。”妈妈问她。   “没有。”说是没有,可是眼睛里已经流露出了一种渴望与焦虑。   “你瞒不过妈妈的眼睛。”母亲看着她,“有什么事,跟妈妈说,我或许可以给你一点帮助。你不是谈朋友啦吧?”   小女儿的脸一下红了。   “说呀,他是哪里人?在哪工作的?干什么的?人品怎么样?”母亲一证实女儿真是谈朋友了,一连串的问号就提了出来。   “我们还没最后敲定关系。”秋霞对母亲说,“他是河南人,上海交大的研究生,现在证券公司工作。”   “那不错啊,是研究生,又在证券公司工作,收入也一定不低吧。”丁老师对女儿说,“条件是很好,就不知道人品怎么样?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,要不是像你亲生父亲那样的男人,钱再多又有什么用,他的心思不会花在一个女人身上。”母亲想到自己的男人,心里就有了一丝忌讳。这也应了一句:“一日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   “这样吧,再见几次面,将他请到家里来,让妈与你姐给你把把关,省得到时上当受骗。”母亲关心地对女儿说。   晚上秋霞一个人睡在床上,脑子里就一直想着朱勇,实在想得厉害,她就给他发了一个短信,“睡了吗?想你。秋霞。”发过短信以后,她的心里“嗵嗵”的跳。她怕朱勇看不起自己。  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,手机的铃声响了,正是朱勇打来的。   “怎么还没睡?我是怕你睡了,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,本来是要给祝晚安的。现在你来短信,正好给你打电话,很想与你聊聊。”朱勇在电话中说。   “我回家跟妈妈说起你了,她也很喜欢你的,希望你能早一点上我们家来玩。”秋霞对他说。   “是吗?阿姨真是这么说的?”他有些受宠若惊。   “真的,你不听见人说,‘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\\’吗?”她笑着说。   正当他们还要继续交谈下去的时候,母亲叫她听电话。于是,她与他道了晚安。   这以后,他们一有机会就约会,只是他们之间的约会也确实不容易,毕竟是跨着两个城市,虽说是现在的交通十分的方便,但一去一回,一天的时间就没有了。好在秋霞到上海是去教学生弹钢琴的,也就是上午3个小时的时间,吃了午饭,就有半天的空闲时间。所以,和朱勇谈朋友以后,这半天时间,有时还连着晚上的时间都给了他。   他们是在见面两个月以后,朱勇跟着秋霞回了家。丁老师见到秋霞的男朋友马上就喜欢这个毛脚女婿了,他不仅谈吐斯文,人也长得很帅。所以,晚饭丁老师是在大酒店请的客,这也表示她作为一个母亲基本是同意了自己的女儿与他处朋友。   交谈中,丁老师也表达了自己的意思,秋霞也不容易,从小没有得到多少父爱,现在找男朋友也要慎重,能够今后与她白头偕老。丁老师还表示,其它的无所谓,但是,嫁女儿男方一定要有房子,否则,作为母亲她是不放心的。   听了秋霞母亲的话,朱勇的心凉了一大半。在上海买房子,对他这个工作不久,家里又不可能靠父母支助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天方夜谈。不说其它的,就是几十万的首付,他也根本拿不出呀,更何况三十年的贷款,那是要将一个青年压迫到老头才可能还清的债务啊。   他实在受不了借贷款的压力。最后,秋霞只得与他分手。   分手以后,秋霞仿佛生了一场大病,人暴瘦了15斤,整个人脱了型。看见她的人没有不吃惊的,都关心她生了什么病,要她好好保重身体。她也总是一笑了之,也不去多解释,又怎样解释呢。有知道她是因为失恋,都很同情她,有的就热心的帮她介绍男朋友。她们的理论是,只有新的恋爱才可能冲淡失恋的苦果。   可是,秋霞不是那种容易忘情的人。虽然与朱勇分手了,但是,她的心里依然时不时地会想到他。说实在话,与朱勇分手,主要还是妈妈干扰的结果。母亲坚决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有房子的男人。   后来还是学校里的领导帮秋霞介绍了一个新的男朋友,这个男朋友的条件比起前男友还要优秀。他是苏州市第一医院的骨科主治医师,已经是医院骨科的第二把刀了。真正是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啊。医生男朋友也很中意秋霞,他就是希望找一个老师,而搞音乐的老师更加多一份浪漫。也许是受了前一个男友的影响,秋霞不愿意再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友,于是他们谈了半年,秋霞和她母亲就纵容谭医生先住进他们自己的家。这次丁老师没有再要求未来的女婿买房子,而是她出钱为女儿买了结婚的房子,这也是作为母亲体现对姐妹俩的公平,因为大女儿第一次结婚,婚房也是丁老师出钱买的。不过这次卖房后装修费却是谭医生出的,也花了15万多。装修好以后,秋霞与谭晶就住在了一起。可是每一次秋霞要他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他都是找理由不去,最有理的是,自己忙,每天都有忙不过来的手术要开。这样他们是同居了,可是并不是合法夫妻。虽然刚开始的时候,两个人的热情也很高,可是日子一久,丁老师看不下去了,总觉得这样自己的女儿婚姻是没有保障的。她与女儿说了好几回,要秋霞盯着谭晶去办手续。女儿也确实盯过谭晶好几次了、可他就是不去办。说急了他还会说:“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,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办证不就是一种形式嘛,关键还是要我们相爱。”   可是,日子一久,谭晶的弱点一点一点都暴露了出来。他喜欢酗酒,常常在星期五晚上与一帮男女朋友喝酒,回到家不仅是三更半夜,就是经常处于醉酒状态。秋霞说他也不听,他说自己平时压力大,与朋友喝酒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。还有就是,喜欢打扑克。每个星期都要至少打两场,于是,真正在家陪秋霞的时间很少。   她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他们不仅没有办理婚姻登记,而且,看他的样子,也不准备生儿女育。有几次,她主动对他说,妈妈希望他们生一个孩子,自己也很喜欢孩子。他听了只是淡淡地一笑:“生孩子是有天意的,不是说我们想要就有的。”   可是,当她主动想与他做爱了,他又会推脱说是自己工作太累了,今晚没有兴趣。   她想想真是后悔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有时不免就会想到前男友,眼泪就会控制不住的淌下来。说实在的话,要不是妈妈的坚决反对,她是不会主动提出与朱勇分手的,在她的心里朱勇是有着不可忘却的地位的。与谭晶相恋,纯粹就是为了弥补与朱勇分手的痛苦。没有想到旧的痛苦难以抹去,又添新的烦恼。   最令她痛苦的是,先开始,他酗酒和玩牌,她说他,还会克制一下,周期拉得很长,可是以后,她管她说,他管他酗酒、玩牌,一点也不当回事。为此,他们争吵过几次,甚至弄到要分手。   一次,星期五晚上,他又去玩牌了,直到星期六的凌晨才回家,她气得不让他进屋,说要分手。   他说:“可以啊,把装修费还我,马上就走人,否则的话,没有那么容易走人。”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绅士的风度,简直与街上的小混混没有了两样。   她真的很伤心。这一晚虽然他们最终还是睡在一张床上,可是,秋霞的心是彻底死了。她下定决心,要与他分手。   可是,她与母亲一说,丁老师却坚决反对,“凭什么要还他钱啊,他在这屋里吃、住、睡了这么久,还好意思提还钱?不问他赔偿自己女儿的青春损失费,已经是便宜了他。”   就这样,谭晶还是赖在这个家里,他依然酗酒、玩牌,而且密度越来越高,一个星期几乎天天晚上都在外面,到了深夜才回家上床睡觉,有时赖得连洗澡都不洗就睡了。   秋霞实在是感到痛苦,她在妈妈的面前已经哭过好几次,要与他分手。可是,丁老师就是不答应给钱让他走,她说自己对待丈夫就是这样——拖死他。   也真是的,丁老师的丈夫,秋萍与秋霞的父亲,由于市场不景气,他经营的企业面临破产。“小三”见他身上再没有油水了,就卷款与别的男人跑了。这下,丁老师的丈夫真的生病了。住在医院里,他打电话给丁老师,说自己住医院了,要她过去看他。丁老师气愤地说:“生病了,想到我了?你不是有小老婆吗?找她照顾你呀,别来找我。你找我,我就与你离婚。”她没有一点同情心,只是想看他的下场,她才没有与他离婚。   他又打电话求她叫女儿来看望自己。又被她拒绝了,她说:“女儿早已是成年人了,要叫,你自己叫她们,不要找我。”   男人没有办法,只得自己打电话,没想到,大女儿秋萍,接到电话,就给他一顿痛骂:“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父亲,你哪里配称是我的父亲,我没有你这个父亲。小时候,你为了别的女人,抛弃了我们母女,使我们受尽了耻辱。现在到好,企业要破产了,又生病了,野女人也跑了,你想到家了,要我们来照顾你了。甭想,我们没有你这个父亲。”   老人气得差点吐血,最后还是秋霞从别处知道自己的亲身父亲患重病住院了,瞒着母亲去看望了父亲。见到他的时候,秋霞也忍不住流泪了。父亲已经病得不轻了,浑身瘦得只有骨头了,她想伸出手去摸一下他的身体,但最后还是没有伸出去。因为在她心底深处,还有对父亲的厌恶。坐了一会,她去医生办公室询问父亲的病情。   医生知道她是患者的亲生女儿,先是责怪她:“你们这些家属是怎么啦?你父亲住院这么些天了,居然没有亲人来看望他、照顾他。”随后又安慰她,“你父亲的病到不是十分严重,主要还是精神上的。所以你回家要与其他家属商量一下,分工到医院来陪护。”   “谢谢你,医生。”秋霞对医生的责怪心里也是很难受的,她又不能告诉医生自己的身世。   回到病床旁,父亲已经睡着了。这时走过来一位护工,她微笑着问:“你是2床的女儿?”   “是的,你是?”   “我是他的护工,因为要护理4个病人,所以不可能在一张床旁待得时间很久。”护工赶紧解释。   “我理解,不过只要你能照顾好我父亲,再多干几份活,我们也不多说话。但是,拿了我爸的钱,没有做好事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”秋霞的话软中带硬,使护工听了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。   “姑娘,你放心,我绝不会因为多揽了活,就影响对你父亲的护理,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父亲,这是我们做护工的责任。我在这家医院已经干了十年了,你可以去问一问医生、护士或是病人和他们的家属,我尹小芳是什么样的人。”护工感觉到了不信任,赶紧解释。   “不,你可能理解错了,我只是希望你照顾好我的父亲,别的没有什么意思。”秋霞也笑着解释。这样又坐了一会,她看父亲没有马上醒的迹象,就向护工打了招呼,说是过两天自己还会来。于是,就离开了医院。   回到家,母亲问她上哪去了。她这才告诉母亲自己去了医院。   “你去那干什么?你还不觉得他对不起我们母女仨。”丁老师气愤地说。   “妈,你看你说的,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不管怎么说,他总是我的亲生父亲。现在他老了,又得了重病,虽然以前他确实做了不该做的事,可他总与我有血缘在,血浓于水呀。我知道他生病了,能不去看他吗?”女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   “你呀,你就是菩萨心肠,所以谭晶可以欺负你,现在你看你过得什么样子。”母亲对女儿是既心疼又无奈。也是的,现在同居的男朋友,既不愿意与她结婚,又不愿意与她分手,就这样拖着。男人拖得起,女孩这样拖着总不是办法,到时候年龄再大了,真的分手了,她也难找到更好的男人了。   问题是秋霞的心里确实犹豫不决,一方面是恨男友总是不结婚,也不愿分手。可是,真要与男友分手,她心里又难以割舍。前男友的分手,已经使她懊悔不已,她不想再次懊悔,那非要了她的命。   她也真不明白谭晶是怎么想的,问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   现在母亲责怪她,使她觉得心里更是难受,眼泪便不自禁地淌了下来。她真的很伤心,没有想到为了去看父亲,居然遭到母亲的数落,而这恰恰是她心里的痛。   看着女儿如此伤心,母亲有些过意不去了,她知道自己话说重了。“好啦,好啦,不要再哭了,就怪妈妈说错了,你要去看老头子,随便什么时候去看吧。省得到时候,女儿还要告母亲,剥夺你的探视权。”说着她又递给女儿一张湿巾纸:“擦一擦脸,哭成什么样子,不要到时候,谭晶以为我欺负你了。”   听母亲这么说,秋霞笑了。   生活就是这样继续着,在她们母女仨的感情生活上,可以说没有一个很幸福。就是秋萍看似平静的生活中也有微谰,她隐隐地已经看出现任丈夫有出轨的迹象了。他开始经常很晚回家,也不像刚追求自己的时候那样热情了。有时晚回家,他的身上有着很浓艳的香水味。她为此追问过他,可他总是否定,说是在生意场中,逢场作戏总是有的,可是感情出轨的事是不会再发生的。   女人的一生感情生活是十分重要的,假如说婚姻不幸,那么可以断定,她的一生是不幸,至少也是不很幸福的。   ……。

    回收环氧树脂 51sole1503887.51sole.com